2014年05月21日

关注妇幼保健机构:做妇女儿童“好管家

  全面两孩政策落地即将满两年了。这一政策对家庭、社会意义非凡,但累积生育需求得以集中、高龄孕产妇比例增高,使妇幼健康服务资源面临挑战,同时两孩政策也给各级妇幼保健机构发展带来机遇。

  2016年1月1日,全面两孩政策落地。根据住院分娩统计,2016年全国出生1846万人,是2000年以来出生人口最多的一年,其中二孩占比从2013年前的30%左右提高到45%以上。今年1月~5月,全国住院分娩活产数为740.7万人,比2016年同期增加了7.8%。据预测,“十三五”期间,全面两孩政策效应逐步,预计年出生人口将保持在1700万人~1900万人。

  多位妇幼保健机构负责人表示,全面两孩政策给临床带来了“四增加”和“两不足”的压力,即分娩量增加、孕产妇并发症增加、医疗风险增加、工作负荷增加及人员和空间不足。一些妇幼保健机构通过将特需病房调整为普通病房、科室间病房调整、合作租赁、新建扩建等方式增加床位。

  最大挑战在于高龄高危产妇的大量增加,这个群体被称为“赶末班车的一批人”。据估算,2017年~2020年,每年高龄孕产妇预计达到300万人以上,比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前增加1倍以上。市海淀妇幼保健院院长彭振耀介绍,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以来,该院高龄产妇(大于或等于35岁)比例高达52.84%。

  在西部地区,这种挑战更大。妇幼保健院在当地扮演了“技术兜底”的角色,每年都要接受不少转诊而来的疑难危重孕产妇。2016年,该院年分娩量为2.1万余例,其中高危孕产妇约占七成。

  妇幼保健院院长仇杰说,高龄孕产妇孕期合并症、并发症以及新生儿出生缺陷的风险大,妇幼健康服务任务更加艰巨。根据卫生计生行政部门要求,妇幼保健机构要从源头防控风险,开展妊娠风险筛查与评估。高龄高危孕产妇会被列入高危孕产妇管理名单,孕期检查频次、项目都会比普通孕妇多;同时,需要严格进行专人专案管理,定期对其进行严密监测;分娩时需要全程监测,以避免子宫破裂等不良后果发生。

  随着全面两孩的到来,高龄追生族再次催热了辅助生殖技术。据妇幼保健院院长张华介绍,该院遗传与生殖研究所正按照可满足每年15000个~20000个试管婴儿出生的标准启动。

  “妇幼保健机构不仅仅是‘生孩子’,还承担着大量公共卫生工作。如一级预防包括面向整个妇儿人群的定期生长发育监测、营养指导等;二级预防包括“两癌”筛查(乳腺癌、宫颈癌)、产前诊断、儿童常见病的筛查管理等;预防即针对筛查出的疾病和问题及早干预、康复。”中国疾控中心妇幼保健中心副主任金曦说。

  在上海市长宁区妇幼保健院院长方文莉看来,健康教育是妇幼保健机构一级预防的基础。医院定期举办的“回娘家”活动,邀请辖区内的孩子在3月龄、6月龄、9月龄等年龄段,参加医务人员为孩子设计的游戏、比赛,观察孩子的动作、协调能力等,发现问题及时干预。

  彭振耀说,疾病筛查必不可少,医院定期组织医务人员到幼儿园进行儿童健康体检,也牵头负责辖区内妇女的“两癌”筛查工作。每年筛查约20万人次。彭振耀认为,妇幼保健机构更多地做预防,不仅是卫生计生行政部门指令性要求,也应该是自发行为。

  妇幼保健机构除了是妇女儿童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的提供者和保障者,也是辖区妇幼保健服务的组织者、管理者。其中,省(市)级妇幼保健机构更多地承担了协助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做好区域业务规划、对下级机构的指导和监督、提供机会等职能。

  “妇幼健康事业关系出生人口素质,责任重大。全面两孩政策以来,妇幼保健院成为新生儿重症救护中心、孕产妇急救中心和儿童重症救护中心。”仇杰说,为了积极应对,该院出资建立妇幼远程支撑系统。各级各类助产机构出现孕产妇、新生儿抢救情况,通过系统紧急呼叫救护中心,值班医生可立刻开展抢救指挥,如果有需要,可立即开通绿色转诊通道,通过该系统还可以完成全省疑难杂症的远程会诊。

  为提高基层服务能力,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助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在区域内探索“互联网 医联体”模式。据该院院长盛小奇介绍,2017年,该院与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成立湖南省首家妇幼健康服务联合体,与浏阳市妇幼保健院建立医联体。同时,该院加大对市州、县妇幼保健机构对口支援力度。近3年来,先后派出200多名妇科、产科、遗传学等方面专家对基层助产机构进行技术指导,80名医师进驻对口医院工作,并推广产后出血防治技术包、出生缺陷防治技术包、宫颈病变防治技术包等7个适宜技术包,提高基层服务能力。